动态知识
动态知识 > 潘东:信用风险致债券投资逻辑转变

潘东:信用风险致债券投资逻辑转变

作者:E企信 文章来源: 更新时间:2016-05-25
     今年银行理财面临政策变化、资产质量恶化、经济“L型”探底等挑战,需用更理性的态度去看待规模增长。2016年,整个行业规模增长将放缓。理财收益率方面,今年各行下降幅度都较大,平均收益率从去年的5%降到了4%左右。

  “以往没有任何时候,信用风险在债券市场上被提到了如此重要的位置。”中国光大银行(行情601818,买入)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。

  今年以来,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繁爆发,谈到未来债券市场的投资逻辑,潘东强调,既要关注市场风险,更要关注信用风险。

 过去半年,资产荒以及“钱太多”导致银行理财资金委托外部投资(下称“银行委外”)的扩张。委外资金规模或已超1万亿。

  “债券市场信用风险正在逐步累积。一旦风险爆发,叠加了高杠杆背景下的去杠杆,市场可能面临去年股市的压力。要警惕并防范这种风险。”潘东认为。

  她表示,委外市场今年整体增速将放缓,总体规模可能变化不大。同时,委外的策略选择更趋同质化。

  银行理财经历了十多年的高速发展,潘东认为,今年整个行业规模増速将放缓,“留时间给大家回头看之前发展中的问题,为下一个冲刺奠定基础。”

  她认为,银行理财今年面临政策变化、资产质量恶化、经济“L型”探底等多方挑战,需用更理性的态度去看待规模增长。

  总体上,资管业务今年要转换跑道,银行理财的组织架构、机制体制可能将发生变革。

  信用风险为重点考虑因素

  《21世纪》:过去半年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逐渐爆发,今年债券市场投资逻辑将发生哪些变化?

  潘东:2013年以前,债券市场主要关注市场风险;2013年以后,大家认为债券市场可能存在信用风险。但这也只是悬在头顶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。

  但今年,伴随着经济“L型”探底,去产能、去库存等一系列改革,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逐渐爆发。从民企、地方融资平台,再到央企,债券市场信用风险真的来了。

  过去买一个债,100块买来,101块或98块可以卖出去,或者到期本息兑付。但突然有一天,债券违约了,本金回不来了,投资逻辑就发生改变。除了关心市场风险 (价格变动)之外,还要关心信用风险的黑天鹅事件。因为一旦违约,到期债券资产冻结回不来,可能就从 1变成0,量变到质变。

  现在信用风险成为重点考虑因素,这是投资逻辑比较大的变化。

  债市作为银行理财的重要配置,占比在40%-50%左右。今年整体上债券收益率预期在下降。尽管煤炭、钢铁等行业债券收益率较高,个别超过8%,审慎的投资人不敢投资,宁可把收益降低,去买高信用等级、央企或地方政府的债,以此获得相对风险可控且稳健的收益。同时,目前债券市场波动很大,交易性机会增多,将考验资管机构的投资能力。

  总体上,2016年,债券市场不确定性较大。今年在避免踩雷的情况下,获得中等偏上的投资收益即可,收益预期要下降。

  《21世纪》:利率下行的资产荒仍在持续,理财资金也在寻找新的出路,银行委外得以获得迅猛发展。你认为扩张是否会延续?今年将呈现哪些变化?

  潘东:所谓委外,我认为是组合管理整体大类资产配置逻辑下,FOF管理模式下的子策略管理人选择。

  光大银行在委外项下,采取严格的穿透管理。投资策略上,光大和管理人一起商议,包括准入机制,杠杆比例控制多少,每个资产的集中度等情况,参与到制定投资策略中去。

  委外市场变化主要有两方面,首先今年整个委外市场增速将放缓,总体规模今年可能变化不大。

  委外存在不透明、加杠杆的风险,正受到监管层密切关注。未来监管会进一步加强,不排除会限制杠杆倍数,以及可能要求穿透管理。

  委外市场的另一个变化是策略多样性。以前委外纯粹是投债,现在可能用仓位 5%-10%增加一个打新策略、量化对冲等,债券委外的子行业可能策略会出现多样化选择。

  理财规模增长将放缓

  《21世纪》:近年银行理财有哪些变化,今年有何新特点?

  潘东:过去三年资管行业呈现51%以上的增长。在大资管行业,银行理财无论是比重还是增速都是第一位。BCG报告显示,银行理财在大资管行业占比为25%,而三年前不到10%。在银行理财(24万亿)的子领域,2015年,股份制银行的理财份额占比首次超越国有大行,达40%以上。

  光大银行从2004年发行第一只理财产品,连续多年保持40%以上的增长速度。截至去年底规模达1.2万亿,同比增长约44%。但我们认为要理性看待规模。

  今年银行理财面临政策变化、资产质量恶化、经济“L型”探底等挑战,需用更理性的态度去看待规模增长。2016年,整个行业规模增长将放缓。

  理财收益率方面,今年各行下降幅度都较大,平均收益率从去年的5%降到了4%左右。

  《21世纪》:2016年银行理财面临哪些风险和挑战?

  潘东:首先,要面对的是信用风险的显性化。今后一段时间,不光将体现在非标市场,还会体现在债券市场。由此改变我们投资债券的逻辑。

  第二个挑战,是人民币汇率波动,带来金融市场的不稳定,导致债券、股票、大宗商品等,均处于剧烈波动当中。

  第三个挑战来自宏观政策以及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。我们担心政策突然收紧或转向,可能导致银行间利率上升。

  资管投行+产业资本融合

  《21世纪》:在资产荒大环境下,投资端面临较大压力,将如何转型?

  潘东:传统的资产管理机构是单纯的买方,银行理财有个独特优势,是向资管投行延展。为投资人创设、挖掘基础资产,通过投资获得良好收益。这个能力是银行的优势。

  今年银行理财如果向深度发展,将在资管投行和产业资本的深度融合上,大有可为。具体而言,体现在四个方面:

  一是,围绕基础设施的结构化融资,对接国内重大产业整合,如PPP投资、政府采购等。通过对接重大项目、重大投资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这个市场容量够大,围绕这个布局,今年我们成立了结构化融资中心。

  第二,企业资产证券化。虽然现在很火,但国内的资产证券化,无论深度还是广度都远远不够。去年交易所市场、银行间市场证券化,包括我们自己创设和参与私募的证券化,都在进一步探索。今年我仍会布局在交易所及银行间市场发行的证券化,以及私募证券化创设资产。

  这也符合监管要求,活化资产,支持实体经济。传统非标债权已走到十字路口,非标要革新,从债到股转变,传统非标要用资管投行,去做创新和替代。不过,目前资产证券化市场鱼龙混杂,可能会发生风险事件,应提高警惕。

  第三,并购相关的资本市场。这个市场量还没那么大,但增长空间够大。并购项目期限长,需精耕细作,可给投资人带来可观收益。前面两点是价值投资,并购是成长性投资。这种另类投资占比不会太高。这一块以前银行介入不多,光大从去年开始布局,做一些探索。今年我们将关注并购相关的资本市场投资。

  第四,海外资产配置。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,海外资产我们虽然在做一些布局,但海外投资操作风险较大,所以估计量也不会太大,要审慎。

  目前权益类市场,相对处于价值洼地。今年的权益类市场将会较大波动。而且是底部波动。我们将通过FOF投资模式,定增、量化对冲、绝对收益策略,以及被动投资策略,或者是打新等方式参与到权益类市场。

 

相关推荐

立即申请验证,
开启你的网信之旅!



认证机构:国际企业电子信用管理中心        技术支持:中企至信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厚德楼5层5006号


投诉建议:supervise@eqixin.com


Copyright® 2015 京ICP备15035599号-1